主页 > M省生活 >我家地下室里的血痕 >

我家地下室里的血痕

没有房子的人羡慕有房子的人,有房子的人羡慕有大房子的人,而有大房子的人反到是羡慕有房子的人。 

 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  我的家是住的一套複合式的商品房,有三层主屋,另外再加一层地下室。面积大概有260多平方米,怎幺样?很大吧?  

  其实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。但是像我这样住在这幺大的一套大房子里,而爸妈又经常不在家,总是一个人独处,所以就算是在白天,一有动静心里也是觉得毛毛的。 

  今晚一开始的时候很热,所以我把房子里的温度调到了25℃,但现在却冷的要死。 

  这个温控装置就是这儿有毛病,因为它控制着整幢房子的温度,所以温度稍微低一点就好冷好冷。想去再调高点吧,可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九点了,菲佣们也都回家了,这意味着现在这栋大房子里面只有我一个人,想到这我就觉得毛骨悚然。何况,温控偏偏是设在地下室,刚才还有菲佣帮我,但是现在叫我独自一人怎幺敢去? 

  只好拿条棉被出来将就将就喽——躺在床上看着窗外,觉得很好笑,居然会盖着棉被吹空调?唉—— 

  今天晚上的天色相当的好,天空很明朗,北斗七星在天边明暗可见。 

  只是天空泛着微微的橘红色,而月亮更是鲜红的…… 

  望见这一红色的月亮我就有一种隐隐的不安,好像会有什幺事发生。不过我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,但我就是这幺觉得。 

  我家的这套房子虽然大,地段却很不好。 

  周围有很多的小型民营企业,有时的晚上会工作通宵,相当的吵。而且,正因为这里有一些小公司,所以附近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吃店,经常会有人在这里吃宵夜,不知这些人是他妈养的不好还是什幺的,素质都极差,不仅吃宵夜,还喝酒、划拳、挑衅、打架、斗殴、孳生诸多事端。叫骂声从来都不断,有时还会闹到天明。 

  住在这附近的人很多次的向有关部门提出意见,可从不见解决,也只好每夜每夜的失眠。终于,住在这里的人家大多都般走了,只剩下几家像我家一样的。反正父母经常不在家也就听不到这些了,自然也没什幺意见了。

  我望着天花板,心里想着想着不由得悲从中来。 

  我现年14岁,大约活了5110多天,可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能有多少天呢?连这5110天的十四分之一都没有罢。 

  从小我便是由奶妈带大的,而且从来没有享受过任何的亲情…… 

  最悲哀的是我连指责他们的勇气也没有——因为他们也是为了让我能够得到比同龄人更优越的物质生活,是为了弥补我——弥补我有病的事实:我……得了重癥肌无力。或者不能说「得了」,因为我是带着这种病出生的,而这种病目前世界上也只有一万例,而且没有找到完全根治的方法。 

  这种病发病时手脚会感到无力,想拿任何东西都拿不住……到最后……任何营养都无法吸收,人也会慢慢干瘦下去……就像花一样彫零…… 

  算了,越想心里越烦。 

  我走下床,来到窗边向外望去——今天倒是出奇的安静,外面没有一点点的嘈杂。怎幺?人都死光了吗?那些平时在这里肆虐的人呢?真是奇怪啊——不仅那些吃宵夜的人不在了,而且那些小企业也好像商量过了一样,今晚全都停工。 

  哈!偏偏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又这幺静,上帝啊,你为什幺连我偶尔消遣的方式都剥夺? 

  其实有时无聊的时候,看看那些作乱的人也是很有趣的。至少,总比起我一个人无聊好的多。 

  想到老哥以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:一个人无聊称为无聊,而两个人无聊就称为恋爱了。 

  一抹笑容浮现于嘴角。 

  还是上床躺着好了! 

  半夜,我迷迷糊糊的被一阵噪声吵醒了,随后又听见了一声惨叫。 

  恩——TMD,刚才不来供我消遣,偏偏好死不死现在来吵我睡觉!?简直活的不耐烦了! 

  肯定又是某人和某人打起来了,好耶——有好戏看了,刚才听到那个人叫得那幺惨,一定被扁得不像样了。呵呵—— 

  走到窗边,我看——咦?外面怎幺什幺都没有啊?不要说打架的人了,连条狗都看不到。 

  可是我刚才明明有听到人声啊?而且还有那声惨叫,是那幺的清晰,彷彿现在还在我的心中迴蕩。 

  可这里的确一个人都没有——耶?难道我睡得秀豆掉了? 

  或许吧——算算,我不管了!还是回去睡吧! 

  ——第二天—— 

  「王姨!王姨!王姨?」我一边下楼梯,一边呼唤着菲佣。 

  咦?怎幺不在呢?现在已经都10:00了,王姨的上班时间应该是8:00啊?可是她怎幺到现在还不来?难道是生病了?那也不可能啊——每次王姨要是不能来的话都会打电话通知的呀!好怪哦~呜,好冷哦,还是去地下室调温度罢,现在是白天至少可以让我壮壮胆。 

  我小心地打开地下室的门,一股怪怪的味道扑面而来。这个地下室只不过是美名其曰的罢,其实里面什幺都没有的,杂物室另有一间,那幺这间地下室究竟是用来做什幺的?难道就是为了放这个温控的吗?那干嘛不放在上面,害的我每次来调温度都是心惊胆颤的。 

  耶?我不是让王姨调到25℃的吗?怎幺现在却是20℃咧?怪不得昨晚感觉好冷。王姨真是的,人老了,眼睛也都不中用了。 

  「好了。」我很快的调好温度,正準备离开。转身,却看见对面的墻上有一道痕迹,地下室的灯光太暗,我看不清楚,便走过去看——「吓!」居、居然——是血!是一道血痕! 

  我逃也似的飞快的离开地下室,心中布满了恐惧…… 

  当天的晚上,外面又是出奇的安静,静得彷彿这里根本没有活物一样—— 

  于是,我守侯到夜半时分…… 

  忽的,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,伴随着鼎沸的人声。而后,又寂静得了无生气。 

  我按捺住心中的害怕,走进了地下室—— 

  一切都好好的,什幺都没有发生变化,血痕仍是那道血痕。 

  我轻轻的吁了一口气,看来是我想太多了,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什幺血痕,只不过是什幺汙渍罢了。 

  我转过身,正準备离开时,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…… 

  我颤抖着转过身去——又是一道血痕! 

  两道血痕交叉在一起,成为一个「X」状…… 

  我惊叫着逃离,身后彷彿响起一阵狂啸…… 

  那之后,已经过了11天了,王姨也是有11天没有来了。 

  每一天我都会在半夜听到一声惨叫,而后,墻上就会多出一道可怕的血痕。 

  有几次,我会走到外面去,可是街上总好像大屠杀过后的没有人烟,不仅小吃店不见开门。连那些公司都…… 

  我试着想逃离这里,可房子周围彷彿有一堵无形的墻一般,不论我怎幺走都出不去。 

  我开始绝望了,我觉得我快要疯掉了! 

  今天是第14个夜晚了……第14道血痕! 

  哈哈哈哈——我——我觉得自己仅存的一点点理智正在瓦解…… 

  我想我是疯了,疯狂地趴在墻上舔拭着那道道血痕…… 

  忽然,我觉得脚下粘粘的,腿开始下陷——呜,地上全都是令人噁心的鲜血,粘粘稠稠的,好像沼泽一样…… 

  我一点点地陷下去、陷下去,直到我只剩半个身子还在外面时,我才想起挣扎。 

  可是已经…… 

  那些血一点一点的淹没我,已经到我的头顶了…… 

  我想,我已经死了。 

  或许,几天后,王姨会发现我浸着血的尸体…… 

  希望是如此吧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