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X汇生活 >孙策的闪耀人生(中):东吴真正的名军师 >

孙策的闪耀人生(中):东吴真正的名军师

►孙策的闪耀人生(上):比曹操、刘备两位阿伯更快崛起的青年才俊

孙策平定吴郡、会稽,虽然连战皆捷,但孙家不是当地大族,其实在入主江东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。

有人道这段文字是说孙策帅名远播,百姓听闻大明星孙郎来了,都被他迷得失魂落魄,这未免帅得太没有天理。实际上,这里说「皆失魂魄」应该以惊惧的意思解释。孙策的军队所向无敌,敌军望风而逃,人们只闻其名,原本感到害怕,但孙策大军到来之后,对于百姓秋毫无犯,于是「民乃大悦」。姑且不论《江表传》多有溢美之言,但至少可以看出孙策拉拢民心的策略。

世上没有所谓万全之计,《三国志》提到孙策据会稽、屠东冶,这个「屠」字可轻可重,或解释为攻克,或解释为屠杀。但若说孙策所到之处多有杀戮,那幺上下文「士民见者,莫不尽心,乐为致死」却又显得矛盾── 我的结论是,孙策的方针或许很简单、很暴力,杀当地豪强,收大众民心。

对照几则记载,孙策身为外来政权,对于在地士族与英杰採取高压手段,也造成士人出走,其中,诛杀吴郡太守许贡更是种下了祸根。这个策略虽然未臻周全,但铲除强敌,善待百姓,收买人心,确实是孙策得以迅速称霸江东的关键。孙策死后,孙权借重张昭、周瑜的军政力量,广纳人才,建立起与吴郡四大家族的相互合作。

顾、陆、朱、张四姓对于稳固孙吴政权功不可没,但这些与孙策无关(孙策当年攻克庐江太守陆康,说起来甚至与陆家有仇,陆康幼子陆绩、从孙陆逊却都为孙权所用),反而可以从中看出孙权的才干,他对于「平衡」比他哥哥更有一套。讲到了政事以及传承,自然得介绍张昭、张紘两位重臣,许多人认为周瑜是孙吴阵营的军师或谋主,但说起辅佐孙策、统筹内政的智谋之士,真正的主角应该是「二张」──张昭与张紘。

张昭:传承大业的刚毅之士孙策的闪耀人生(中):东吴真正的名军师《三国志11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

张昭为徐州人,成名甚早,少时博览群书,举孝廉,但他推辞不受,刺史陶谦召他为官,张昭依然不从;其后徐州战火连天,北方许多士人皆南渡长江,张昭南下后遇到孙策,自此一生从事吴国。

孙策不只是个美少年,而且是个孝顺的美少年,只要是他看上的人物,总会带回家见母亲,周瑜、张紘、张昭皆是如此,而张昭先前坚持不出仕,遇到孙策后改变心意,可见两人有相同的理念与志向,孙策礼遇重用张昭,甚至比喻为「仲父」,认定张昭就是能够帮助他成就大业的管仲。

张昭的功劳往往为人所忽略,简单来说,他对于孙吴主要有两大贡献:

第一,身兼长史与抚军中郎将,长史近似于秘书长,中郎将则是武职。黄盖、韩当等人皆为中郎将,当孙策横行江东时,并没有什幺内政人才,正因为有张昭这位军政全才坐镇后方,孙策才能在短时间平定诸郡、建立功业。《吴书》有云:紘与张昭并与参谋,常令一人居守,一人从征讨。张紘与张昭轮流负责出征以及留守,虽然没有显眼功绩,但绝不是什幺无能之辈,地位可比拟为许都朝廷的荀彧、刘备阵营的诸葛亮。

第二,孙策早逝,这个短时间建立起来的政权岌岌可危,孙权接掌兵符,内部人心浮动,各郡时有叛乱,孙权固然聪慧早熟,但稳定局势最关键的角色,不是别人,正是张昭。《三国演义》改写了孙策的遗言,说「内事不决问张昭,外事不决问周瑜」,其实孙策并不是这样说的,当时周瑜、张紘不在身边,孙策将一切都委託给了张昭。

张昭不只是普通的重臣,孙策临终前补了一句:「如果我们家阿权不中用,你就自己取而代之吧!」说书人说到这里,再想到一般大众都认为张昭只是个舌战输给孔明的迂腐读书人,忍不住为张公抱屈,他好歹也是个江东版诸葛亮啊!

当然,不可否认,张昭在赤壁之战前建议向曹操低头,这点是影响他评价的主要原因,孙权日后甚至因此出言讥刺他,但孙权对于众臣多半直呼其字,对张昭始终称「张公」,可见这位老臣的份量。

有人说张昭主张求和,差点断送孙吴的未来,有人说当时曹操势大,投降既可以保全江东、又得以让战乱平息,反而是功德一件;依我看来,比起其他料事如神的谋臣,张昭更像是个活生生的人。他轻视默默无闻的鲁肃,主张向挟汉献帝的曹操称臣,乃人之常情,事后看来,他的眼光并不精準,但张昭只是提出当下延续这份基业的意见罢了,不应该完全抹煞他对孙策、孙权的功劳。

张昭享年八十一岁,当孙权举止失当的时候,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斥责,让孙权十分敬畏,无论有功或有过,张昭当年与孙策有师友之谊,深受器重,他也确实用一生报答了这份恩情。

张紘:文理意正的忠君之士孙策的闪耀人生(中):东吴真正的名军师《三国志12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

陈琳在《答张紘书》曾道:「今景兴在此,足下与子布在彼,所谓小巫见大巫,神气尽矣。」陈琳名列建安七子,曹操军队的檄文有许多出自于他的手笔,文笔精妙,其文章甚至让曹操戏称可以治疗头痛,而陈琳却自谦他与张昭、张紘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,非常推崇二张之文才。比起张昭,张紘与孙策的渊源更深,当年在江都守丧时,孙策便向他请教过天下大事。

据《吴历》记载,孙策说道:

孙策年方十七,想当年,我们十七岁时连以后想读什幺科系都不清楚,孙策已经描绘出属于他的未来,光看他上门求教于张紘这番话,便能够看出这个学生绝非寻常之辈。张紘并没有认真回应孙策,先前大将军何进、太尉朱儁、司空荀爽都曾辟张紘为官,但他一概推辞,并无出仕之心。孙策见张紘推託敷衍,红着眼睛说道:「老师!您的名声与识见之高,远近知名,请您直言告诉我!若我能够报仇,并将志向发扬光大,这一切都需要仰赖您的力量啊!」

原文说孙策「涕泣横流、辞令慷慨」,张紘被他的心意感动,毅然回答道:

孙策大受感动,他拜谢张紘,并将母亲与幼弟託付给张老师,背着铁剑走出茅庐。依照以上「江都对」的内容,先投袁术,挥军长江,一路练功升级,后来张紘果然依约来投,这段君臣之义实在感人,也让我们再次看见孙策的魅力,无论是肝胆相照的周瑜、太史慈,或原本坚持不当官的张昭、张紘,老少通吃,这些人皆受到孙策的感召,甘愿一生为东吴效命。

孙策临死之际,张紘并不在身侧,先前张紘奉孙策之令上奏朝廷,被扣留在许都当官,与孔融等文士亲善;孙策死后,曹操立时想要挥军南下,张紘谏言道,乘人之丧,这是不义之兵,何况兴兵未必能克,不如先厚待孙权。于是,曹操表孙权为讨虏将军,领会稽太守,后来又封张紘为会稽东部都尉,企图使孙权归附,遣张紘出使,张紘立刻将曹操抛在身后,重回孙家的怀抱。

孙权从小就被寄养在这位张老师家中,非常倚重张紘,群臣之中,他称张昭为「张公」,称张紘为「东部」,不敢直呼其名字。最后,张紘在吴国终老,六十岁时过世,孙权为之流泪。孙策与孙权有个相同的问题,喜爱打猎与兵事,常常率军亲征,张紘生前对这两位君王多次劝谏,孙策、孙权虽然点头称是,但仍将老师的话当作耳边风,毕竟这是所有年轻人的通病。

张紘所言,字字血泪,让人忍不住想要对孙策喊道:「听到了没有,你是三军的命脉,众人的偶像,不该亲自冲锋陷阵啊!别让大家这样担心你啊!」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,张紘、郭嘉都看出了孙策的弱点,敌人自然也看得一清二楚──孙策这几年来转斗长江,多有宿敌,加上他自恃武勇,时常轻骑而出,正当前途一片光明之际,这颗闪耀的新星,竟然就此殒落。

►孙策的闪耀人生(下):流星般人生最后的荣光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