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X汇生活 >小日子发行人刘冠吟:别人的幸福,不等于你的幸福 >

小日子发行人刘冠吟:别人的幸福,不等于你的幸福

小日子发行人刘冠吟答一问:女人的人生,难道除了工作、孩子之外,就什幺都没有了吗?

身为女人迷的忠实读者,从来没想过,女人迷的邀稿会让我脑汁那幺枯竭。「女人能兼顾一切吗?」我对这题目发了很久的愣,既困难又简单啊对我来说。这问题彷彿有一个前提,就是女人要兼顾生命中想要的一切很困难,所以女人如果顾到了一切会被加上「兼」字。从来没有人会问男人这个问题,他们彷彿天生的命盘里就排好什幺都有。

但老实说,我也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能不能兼顾,因为对我来说没有什幺「兼」的问题。只要自己觉得可能,没有什幺不可能。

小日子发行人刘冠吟:别人的幸福,不等于你的幸福
照片摄影:郑弘敬

25 岁我进入职场工作,第一份工作是记者,27 岁那年我去欧洲半年进行所谓的寻找自我,29 岁那年我成为大企业的发言人,31 岁那年我转换跑道、跟我的伙伴在小日子开始奋斗,32 岁那年我生了第一个小孩,33 岁那年(也就是去年)小日子开了第一家店,然后又接着开了第二家、第三家⋯⋯,我的人生彷彿像是希腊神话中的倒楣王薛西佛斯,不同的是我是乐在其中地推进,不断地把石头推上去又滚落再推另外一颗大石头,一直都维持着转速过高的状态。

然而就在这种沿路维持过热的状态中,好像也集到了世俗眼光里应该集到的徽章们:妻子、母亲、职场上的位置,然后又随心地更换了自己更喜爱的职场的位置,以大众的定义来说,这样应该算是兼得吧。然而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在「兼」,所有我人生中的选择,都是不可或缺的选择,我始终相信他们都会依序来到生命里。

我最好的朋友 W 跟我同一年结婚然后跟着先生嫁去了美国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她人长得美,功课好、工作能力也好,婚前在国内着名的科技公司当手机工程师,又一边自己做小生意,赚钱赚得吓吓叫。碍于签证的关係,在美国没有办法工作,所以大部分日常时间里,她的角色在外人看起来就是家庭主妇。

自从职场上退出以后,她常被下述几种问题轮流轰炸:「你平常在干嘛?」「不工作不会很无聊吗?」或是说「这样放弃工作实在太可惜了」、「怎幺不赶快生小孩?」我们两个每次聊起来,都忍不住笑说女人的人生,难道除了工作、孩子之外,就什幺都没有了吗?

婚前的她因为工作密集度高,身体很操劳,也因为娘家的问题,时常心力交瘁。婚后生活中的空白,反而让她完全休息,当然也因为前几年努力工作的积蓄,让她得到了人生中珍贵的停格。套一句我们杂誌上很受读者欢迎、导演林奕华说的话:「懂得留白,是一种独立思考的能力。」现在的她,得到健康,得到在大街小巷的无限风光,得到探索自己的时光,也得到跟先生比较有品质的相处,在我眼中,这是她人生中现阶段的兼得与兼顾。

小日子发行人刘冠吟:别人的幸福,不等于你的幸福
照片摄影:郑弘敬

我想说的是,在成为一个女人之间,我们都是一个「人」;在考虑身为「女人」能不能或要不要之前,先仔细想想身而为人,你想要什幺?亚洲社会总是给女性无限的标籤及极有限的时间表,导致我们一生中都忙着把那些标籤往身上贴/或从身上撕掉,也导致我们一生中总是匆匆忙忙地去迎合着,午夜梦迴却又不知道自己目的地在哪?到底在赶什幺时间?

张曼娟老师的新作《当我提笔写下你,你就来到我面前》里有一段话:「别人的渴望不见得是我的追求,打破所谓的规则,用自己的方式过日子,这样的我,再无所求。」

女人可以兼顾吗?当然可以。但首要的问题是认清自己每一阶段生命里想要跟需要的是什幺,自我的沟通与了解,自己对自己的承诺及妥协,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当所有你在做的事情,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,才会有兼不兼顾的问题,如果罗列在你面前的路,有任何一条不是你自己想走的,人生苦短,请专注走自己心中的那条路吧。想清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,尽其所能去尝试,不要对自己设限,朝向自己理想中的生活状态调整,这样的你也会吸引能够一起完成目标的朋友、伙伴在人生中一起前行。

小日子发行人刘冠吟:别人的幸福,不等于你的幸福
照片摄影:郑弘敬

最后,偷句最近很热衷的日剧《东京白日梦女》(日语:东京タラレバ娘)里面的台词,为本文做个贴切的结尾:「所谓的幸福是很一言难尽的,并不是交了男友、结婚就是幸福,也不是事业成功、变有钱就会幸福。幸福就是这幺微妙,能让你觉得幸福的事情,才是你的幸福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